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长沙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无标题文档
长沙同志 门户 生活 同志生活 查看内容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导航 四川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会所 同志健康会所 广州资讯会所
中国同志导航 浙江同志会所 太原同志会所 贵阳同志会所 厦门同志会所 沈阳同志会所
郑州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湖南同志论坛 昆明同志论坛 武汉同志会所 江苏同志导航
辽宁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香港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会所 广东同志会所

夜雨

2016-4-22 06:0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62| 评论: 0

摘要: 吃过晚饭,坐在电脑前,打开电脑,照例先打开QQ看一下。QQ上常常只有我一个人,可我却喜欢换名字。最近又换了,耶和华。快一年没有进什么聊天室了,从认识他以后,再也没有进,最近发觉日子越来越难过,或许我该找个 ...
无标题文档

吃过晚饭,坐在电脑前,打开电脑,照例先打开QQ看一下。

QQ上常常只有我一个人,可我却喜欢换名字。

最近又换了,耶和华。

快一年没有进什么聊天室了,从认识他以后,再也没有进,最近发觉日子越来越难过,或许我该找个人聊聊。于是又在一年之后打开了聊天室的大门,认识了个新朋友,互加QQ的时候,看着我的昵称他惊呼:“天!~你是信基的?”。

我是信基督吗?可能不是,也许也有一点。

终日糊里糊涂的过着,没有梦想,也没有未来,行尸走肉一般,还好还有呼吸。我妈的老同学送她一本《圣经》,没事的时候我也翻翻,看着耶和华,看着他创造的世界。我忽然觉得有种信仰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信仰某些东西会让我觉得比一具活尸一样活着强,信仰会让我心里产生一种莫名的希望。

对于蛇,看过圣经后才清楚的知道了它是怎么样被定义是邪恶的化身,本来就痛恨害怕蛇,细长冰冷的东西,让人看了就恶心,何况还有毒,现在又清楚了它是怎样坏了神的好事,对它的厌恶又更深了。知道亚诺方舟的时候就不解耶和华为什么要亲手毁了自己创造的世界,现在终于知道了原因:“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原来在世纪之初人就懂得做恶事,犯下罪恶,是夏娃不该见蛇那一面,听蛇那一席话的引透,种下了邪恶的种子?还是原本神创造的人类本来就不完美?也许神本来就不完美,创造世界的时候不该创造了蛇这个坏东西。

神看到他的世界尽是罪恶,亲手毁了重来,像个游戏的孩子一般。我的爱情也在眼底一点点败坏,赶在还没有彻底败坏之前,我终于狠心毁了它,当我觉得心痛时我才发现,我再也没有能像神一样再创造一段完美的爱情,我错了,两个男人的爱情,我诃求什么完美。犯下的错误再也无力挽回,如果有一天走进教堂,我会跪在神父面前,为自己犯下的错,谑诚的向心中的主忏悔,为爱错的人,做错的事。

那一天呢?那一天我才能真的走进教堂,做这样的一翻忏悔?

###NextPage###

登录聊天室,惊呼我信基督的那人也在:

“嘿,你也在啊,来多久了?”跟他打了声招呼。

“你好,来了啊!”他回答,他快三十岁了,他说他老了。

我很奇怪我听歌的口味,一些鲜有人知道的歌曲我也爱不释耳,而我听的每一首歌都逃不出他的范围,在这一点上我们很有缘也很投机。续继跟他聊着音乐,这个不会长久的话题。

不知不觉时间走到了十一点半,他说他得睡了,明天还要上班,昨天晚上就是聊太晚了,今天早上迟到了。我也睡吧,也不早了,道过再见,关了电脑,上了趟厕所,回来脱光衣服钻进被窝,伸手关了灯,一天又要这样结束了。

午夜,下起了雨,今年的第一场春雨。顺着屋檐滴下的雨水,滴滴嗒嗒的滴在地上,吵醒了我。听着窗外的雨声,没有了睡意,坐起来,靠在床背上,忘了关窗,湿润的冷风飘了进来,有点冷,拉上被子盖住赤裸的胸口。点燃一支烟,我又抽起了烟,戒了一年多的香烟又叨在了嘴唇上,“呼!~~”,一声长叹,一股青烟从嘴里喷出。咽了咽唾液,感觉这股越来越淡的烟味,像他的吻……总是带着浓浓的烟草味。窗外的雨仍然稀稀拉拉的下着,仿佛是离开他那场雨的延续!又看到异乡那场雨下的自己:一个人拖着疲累的躯体,踏上了离开他的火车。火车上,我好累,倦缩在坐位上,火车有节奏的轻晃着,闭上眼睛,听着车轮的触轨声,仿佛是耶和华在我耳边轻吟的摇篮曲,我睡着了,没有梦。

醒来时已经到站了,到家了?不敢相信的起身转头看着窗外,雨珠顺着下拉的车窗流下来,是谁流泪了?是我吗?坐起来,用枯瘦的手指理了理为他留的一头长发,双肘衬着行旅桌,把头埋在两臂间,闭上眼睛,用力的拉扯着头发,头皮传来的阵痛证实这是真的,我没有在做梦,到家了,我终于真的要离开他了。站起来,拿起剩下的一小包的行旅,下车了。走出车站,看着熟悉的街景,第一次感觉回家真好。

天空仍落着小雨,雨虽小,没有伞的我还是被雨淋湿了,雨水顺着额前的头发延着鼻尖滴了下来,抬起手反复擦着嘴角,我怕有雨滴不小心滑进来,我怕这雨滴的味道是咸的。他说我留长发的样子很好看,于是多年没留的头发又长长了。现在,我又剪短了头发,我喜欢短发,剪掉的长发,只是在我心里烙了块伤疤。

###NextPage###

烧光回忆的香烟,抱着膝,下巴顶着膝盖,拿烟的手有点冷,握成空拳,在里面打燃火机“搭!搭!搭!!”闪亮的火光瞬间熄灭,虽然短暂,但已感觉到温暖。和他,犹如这火光,他爱我吗?总是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他又这样的地在我心里擦亮火花,也总是那么快就熄灭,我想抓住它,却已无影无踪。多少次想放弃,却又割舍不这片刻的温暖,我就像夜里在山顶看流星的孩子,顶着夜里的寒露,只为流星划过的一刹那欣慰。有人说一次离别,就会有颗星坠落,那夜,属于我的那颗星在谁的眼底下滑过?

雨续继下着,暖过的手已经冰冷,寒意很快向全身曼延,放低忱头,拉过被子半躺下来。转身对着窗外,空气潮湿带着泥土的香味,我喜欢这味道。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看到他在烈日下奔波为我找房子,买床,买日用品,张罗着叫人打扫,搬东西。小屋很老,墙上刷的白灰早已泛黄,窗上贴着也同样泛黄的旧报纸,报纸上积满了灰尘,他伸手全撕下了下来,玻璃上也蒙上了一层灰。

地上满是别人留下来的烂鞋,破纸箱,各种空酒瓶,我们退了出来,看着他找来的民工一点点把那些东西清扫出来。躲在墙角的阴影下,他不停的看着表,我知道他要迟到了,我叫他先去上班,我看着打扫干净再去找他。他没有说话,依旧和我站在墙角,一起看着民工打扫,直到把所有东西搬进去。凳子还没有买,我们坐在床上,他转头打量着刚打扫好的小屋,眼里似乎闪烁对一起生活的憧景,走出我快要把它当作是家的小屋,关上门,跟着他去一起去换班。走在他后面,看着他被汗水浸湿的衬杉,我决定好好爱他,不管这份爱已经开始变质。

可事情往往不是人们所希望的,只过了一个下午,我终于明白,我错了,看不清的感情根本无法支撑我在异乡卑微的生活着。我不想让自己恨他,就让他恨我吧。我终于没有留下来在那个小屋过上一夜,第二天,我狠下心离开了他。分别没有眼泪陪衬,怨恨早在我说离开的时候在他心里诞生。我狠下心说离开,他也用蛇般恶毒的方式在我离开前冰冷的伤害着我,相互早已把离开前那段相处的时间视为折磨和多余。把不识路的我领到车站已成为他的负担,而我也如逃避瘟疫般想尽早离开他的城市,踏上回家的班车,我也在心里挥手告别了一段青涩的往事。

我认为男人是坚强的代名词,所以我看不起流泪的男人,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没有为谁流过泪。第一次爱上一个人,我原以为我会为这段情留下眼泪,但是没有。

###NextPage###

我无情?不,我只是没有流出泪来,流在脸上的眼泪是那么轻易抹干,流在心里的眼泪它却混着血液流遍全身,随着毛细血管的延申功城略地,伤痛也随之征服整个身心。或许多年后一个午夜,或许又适逢这样的小雨,或许我也冷醒了,看着身边已睡熟的还是未知的某人,轻身离开,点上一支烟,倚身窗边,看着听着小雨,想着曾经爱过的人,或许,我的泪就这样流了下来。这饱经岁月洗礼的泪滴,如果它是冰凉的,它是否能在面颊凝固停留片刻,让我去体会这分坚强;如果它比当初更加滚烫炽热,那么欠下那么多年的眼泪再流下来,我想它已不能灼伤我,就借它的温度笑着重温一下心中的往事吧。

雨声渐小了,雨慢慢的停了,屋檐水断了水源,残留在瓦上的雨水在有气无力的滴着。断了幸福的人,也在这世界上稀里湖涂的活着。爱过的人,倾出所有,当再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他的爱就像在施舍,就像这屋檐的雨滴,有气无力。

朋友都说年纪大的朋友不能交,我想是这样的吧,如果你想要得到全部,他只会给你一些。随着岁月的流逝,感情也被一段段的往事分割,每一份的感情也变得越来越少,当你再爱上这样的人的时候,如果你觉得他给你的太少,但那也可能是他的所有。在一起的时候,如果他还会拥着你入睡,那相信他吧,他是爱你的,到少在今夜,至少你在他怀里的时候他是爱你的。

雨停了,夜又静了下来,一场雨,淋湿了一夜的心情,已经快天亮了,我总是在别人快醒来的时候入睡,在别人睡熟的时候醒来。唉!~放平忱头,倦着身体,把头缩进被窝里,寻找一个人微弱的体温,这是我习惯的入睡姿势。

我要睡了,心中的主,耶和华。

我……有罪!~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湖南同志|武汉同志|江苏同志|上海同志|广东同志|香港同志|广州同志|长沙同志会所.  

GMT+8, 2020-3-29 20:15 , Processed in 0.045367 second(s), 24 queries .

湖南最大最全 长沙同志!

© 2013-2014 长沙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