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长沙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无标题文档
长沙同志 门户 生活 同志生活 查看内容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导航 四川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会所 同志健康会所 广州资讯会所
中国同志导航 浙江同志会所 太原同志会所 贵阳同志会所 厦门同志会所 沈阳同志会所
郑州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湖南同志论坛 昆明同志论坛 武汉同志会所 江苏同志导航
辽宁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香港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会所 广东同志会所

一生的情人

2016-4-22 06:1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27| 评论: 0

摘要: 再次相见已是3年后的事情,迎面而来的是阳阳和黑黑,阳阳已经5岁了,我和他以前呆过1年多的时间,之后就只在电话里哄过他。所以他还能记得我的声音。他扑在我的怀里叫我爸爸!幸福与辛酸油然而生。他叫亲生父亲爹, ...
重庆同志会所

再次相见已是3年后的事情,迎面而来的是阳阳和黑黑,阳阳已经5岁了,我和他以前呆过1年多的时间,之后就只在电话里哄过他。所以他还能记得我的声音。他扑在我的怀里叫我爸爸!幸福与辛酸油然而生。他叫亲生父亲爹,却叫我爸爸!而我一走就是3年,应当说是逃,撇下这对无辜的父子。一走就3年,阳阳早已长变了模样,黑黑也长肥了,它摇着尾巴咬着我的裤脚那么专注地看着我,而我的天华却在几步之遥的地方定定地看着我。

天华仍是一身黑色风衣,油亮的麦色皮肤,却有了黑眼圈,眼神里透露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悦和疲惫,胡子看上去也是刚刮的,下巴瘦了不少,露出了我不愿看见的不知是否坚韧的下巴骨。

我放下阳阳,步履沉重地朝天华移去,对于他,我有着一种无以言表的愧疚,我们靠近了,我象木头一样站在他面前,不忍心去抚 他那曾经令我深爱而今却心疼的脸庞。他的手也只是顺着我的手臂滑落肩头,我们终于没有拥抱,我们忍住了,却没有忍住滚烫的泪水。

一个电话,将我从3千多里的边疆唤回了他的身边。天华在电话里说,回来看看我们的孩子吧,他很想你,他没了母亲,连爸爸都没有。这3年来我一直在边疆做我的记者,过着粗茶淡饭的平静日子,我再也没有找过男朋友,我把我的所有热情和精力挥洒在那片农村热土上 ,甚至一度再也没有想过要回到曾经和天华一起生活过的城市。天华一直经营着一家公司,整天起早贪黑,甚至没时间顾及家庭。而我和天华也正是在他公司蒸蒸日上的时候分手的,那时阳阳正好2岁,我正值大学毕业。

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准确点说, 是他在网上认识我的。我在百度贴吧发了一个征友的帖子,在到处都是阴茎长度和QQ号的简短留言中唯有我留下了真实姓名和电话号码,并说愿找一个有内涵和修养的人做终身伴侣,一看就知道是个纯洁处男。那时我 正读高一,在离他城市很远的一个小镇上。我们聊了2年。高考填志愿时也是他一个电话让我填报了他所在城市的大学。高3最后那段日子,他的关怀曾给我无数鼓舞和信念,为了爱情万水千山,我要奔向他怀抱里的花园!

后来我们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但他却是我万万不该爱上的人,我不应该和一个女人去分享一个大我10岁的男人。 尽管他千重万复地告诉我,他们有名无实。但阳阳的出生却打破了这个天大的谎言。

我是一个孤儿,在义父母家长大。由于他们的悉心照顾,我并不缺乏爱。却从没有一个人象天华那样贴近我脆弱的心灵。尽管后来我才确定那是恋爱。高中的时候,只要我孤独的时候或者想他了,只要我 call他一下,他就会在尽快的时间内打电话过来煲电话粥。大学期间,每到周末,他都会尽量过来陪我,吃遍了这条街换那条街,走完了这路灯换那路灯,游完了这地换那地,我们手拉着手,手挽着手 或互相攀着肩膀走过无数人猜疑的目光依然自在,真有点两小无猜的感觉。他孩子般天真灿烂的笑容使忧郁的我有时颇为妒忌,他却说,是我给他了欢乐。有时候他甚至会跑到我们学校来跟我一起上课,或能坐在食堂的一角偎依着吃饭,也会象无数情侣那样坐在黑暗的报告厅里一边看演出一边培养感情。他说他大学期间没有谈过恋爱,后来也没有,我是他由内而外的初恋。当时我揪着他的耳朵,要他解释什么叫由内而外啊,并要他由内而外地痛。他并不介意,反而叫着野蛮男友求饶。

###NextPage###

……我看着开车的天华,黑瘦了很多,不知是否这样才称得上硬朗,我想碰他,却怎么也伸不出手,他的皮肤失去了大半光泽,就这么仅仅3年。我们相差10岁,我们相识也快有10年,即使谈不上老情人也该是老朋友了,虽有着不同的经历也曾共过命运。有着不同的情怀也曾共享欢悲,有过不同的感慨也应有过相同的期望。——如今他36了。谈不上老,也不算年轻了,传统意义上的男人早已家庭美满,而他只有事业,没有爱,也没有爱情,连情人都没有,3年来他一直单身,他不是性冷淡,而3年的别离多少使我们的身体生疏了,他此刻平静得如同一汪清净的湖水,淡定而沉稳,或许他正在思考或忧虑着公司或我们的事情。亲吻,拥抱,所有的触摸和肌肤相亲,此刻彼此并无甚冲动。除了几句客气的寒暄问候,我们并无多语,只有语气中还能感到一种久违的关怀,他说,至我走后,这车,一直有种冷冷清清的感觉。

本来毕业后我是可以留在这个大都市的,甚至可以当他的秘书,与他朝夕与共,他把一切都给我安排好了,却不知我早已倦怠了这种幸福得有点慵懒的生活,我们的爱情在他的家庭和事业之间悬吊着,月圆月缺,潮起潮落,我只能忍受着所有的痛楚来迎接和体昧他同样残缺的爱,我始终是第三者,也就是说对于这个家庭我始终是个罪人,我不能也不可能和他这样作孽地爱一辈子,我受着良心的谴责与无数个夜晚独枕孤眠的苦念,总会想起他一家子温馨的床边话,而自己又算什么呢?尽管他依然关怀备至,体贴殷勤,却仍抵不过一颗年轻孤傲自私自由的心。

他有一个殷实的老婆,是那种可以让所有男人放心的女人,来自农村,朴素,勤劳,恋家,也不漂亮,甚至普通得让人怀疑天华找这样一个相貌背景与自己迥异的妻子的目的。他是妻子的恩人,在一项企业家支持西部大开发的捐助活动中,他曾以一笔不小的资金换来了她父母几十年来难得的健康快乐并支付了他弟弟的大学学费,老人感激不尽,愿意以女儿做他家的保姆报恩,加之当时他的父母为他四处张罗婚姻,他不愿结婚,最终还是敷衍了这样一个妻子妥协。然而多年之后,这样一个看似风轻云淡的女子仍带着他的一大笔财产消失无踪。

大学毕业那年,我和天华相识已有6年,再多的激情也已化做细水流长,对他的依恋却日益加深,想占有他,甚至想和他另成一个家,可以在睡觉的时候抚摩他轮廓分明的脸庞,可以在想他的时候实实在在地感受他,在我需要他的时候可以拥他入怀,为他宽衣解带。而他留给我的却是无数个间断的空洞的夜,残缺的梦,一颗备受煎熬的期待的心。

阳阳出生时我读大二,而华已是而立之年,得子不易,这本应当是一件高兴的事,却让我心存余悸。天华是一个有修养的人,这就意味着他会付更多的心血和责任给家庭,而我注定会使他更累,成为他的负担,他家庭的挖墙脚的人。

天华让阳阳认我为干爸爸并不是我对阳阳有恩,那也只不过是他想近一步拉近彼此的关系。留住我这个傻蛋,继续我们苟且偷生的爱情,这爱情是彼此的生活和呼吸,生活不得不过,我们不得不呼吸。

我还是是一如既往地爱他,爱他整日劳碌奔波和我在一起时疲惫而又幸福开心的样子,爱他坐在我的课堂上安静地陪我听课的专注神情,爱他拥我入怀时柔韧地肩臂,爱他看着自己温和谦逊的眼神,爱他清澈平静的声音,爱他插进裤兜里的待我挽他的手,更爱他站在风中等我的时候抬头观望或低头看时间的焦急模样……

——而这些……后来都成为我痛苦的根源,每看他离开我回家的背影,心里总是油然而生一种生痛和空洞,盯着他的背影不放,就仿佛他是一个注定要远去的人,注定是别人的人,而我们注定只是情人。

###NextPage###

阳阳出世后,天华也会经常把他带到我们的房子里来玩,也会时常把我带到他家去做客,华妻每次都是很热情地招待我。走的时候总不忘嘱咐我有空常来玩。我也没看见他们夫妻俩闹什么矛盾,这是一个和睦的家庭,我不应当去破坏他们。

有一次他送我回家,一阵缠绵后,我问他:"你也会这样爱你的妻子吗?"他捧着我的脸,说:"傻瓜,我又不是超人,爱你一个就足够了,我哪有那么多的精力和心血……" "那也就是说,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你就会去爱她罗~" "我要对她负责任……"我喜欢他说实话,他顿了一会,可是笑得并不自然,"宝贝,我的精力都被你压榨光了!你还说!" "我哪有……"他已举起我,扛到他肩上。

"再说没有!再说我就放倒你,然后压榨你!……"他阻止我想太多,和我翻天覆地地打闹起来,我却觉得有些别扭。

他在家也会这么和他的妻子乐吗,特别是添了阳阳之后?我不敢想。享受和吞噬每分来之不易的欢乐和激情也许才是我最本分的事,我想就一直做一个本分的人吧,就那样得过且过吧。我却没有安全感,不知道从何开始本分,欢乐因他而来,随他而去。

也就是在这时候,他给我买了黑黑,一只可爱的小狗,名字是他取的,明明是只白狗却叫它"黑黑",应当叫天华他自己"黑黑"才对,但这只狗并没给我多大的温存,因为它永远也不可能是天华,虽然它也会在我郁闷的时候舔我,扑在我的怀里跟我玩耍,也会撒娇和小调皮,它依赖着我,自由而又欢快,而我依赖谁呢?我饿了扑在谁的怀里,冷了拿谁当我的被褥,想他的自言自语黑黑永远也听不懂,很多时候整个屋子只有我一个人,真有点那山那人那狗的凄凉味道,孤独向谁说,有时我甚至觉得我连一只狗都不如,我的主人不懂我也许就象我不懂黑黑那样,难道我和黑黑一样,也充其量不过是一只爱宠?我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就如同越来越非人一样,我看不惯黑黑的撒野娇纵,它一不安宁我就对它发脾气,甚至用脚踢它,把它关在屋外,不给它东西吃,以取得片刻发泄和安宁,内心却仍然情思烦乱。所以在我离开之前,黑黑一直瘦瘦的,我也一直固执地认为,黑黑不属于我,天华也不属于我,他们都不理解我,永远也不理解,也不会去理解。

拿到了西行的火车票后,我如释重负,终于就快不受良心和欲望的折磨了。没有说分手,没有说不爱,没有说再见,只互道了声保重,我便踏进了冰冷坚硬的火车皮,眼泪始终没有留出来。6年了,我亲见一个同志一点一滴地从婚前到婚后,从一个年轻人到一个男子汉,从"庄子"到"孔子",渐至疲惫深沉。

汽笛拉响,我们也只不过简单地挥挥手,无甚言语。说什么都是多余,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总会走。虽有欢乐永存,仍有痛苦长驻,那么干脆不说吧,让一切自己澄清澄净。那么永别了,我对自己说,虽然,话与愿违,仍觉得这就是事实。

依然记得西行前的一个晚上,共枕时,我抚着他的额头双鬓,问得他满头雾水。

"你爱我吗?" "我累了,睡觉好吗?"他以为我还想要他,抱紧我。

"如果我离开你,你还会爱我吗?" "你不会的……"他摸着我的头发那么自信地说。

"我离开了你,你还会去找男朋友吧?" "你舍得离开我吗?"他拍着我的背,我扑在他身上,磨着他的耳鬓。他看不见我的眼泪。

"你会和你的妻子生活一辈子吗?" "……"他没再回答,我不敢也看不见他抽搐的脸。

"阳阳也需要你,要经常回家陪他们……" "宝贝儿——……"他扳过我的肩膀,一脸惊愕。

###NextPage###

"我明天要去西部了,好好照顾自己。"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好一会儿,他开始吼我。天崩地裂。我哑巴着,倒是床边的黑黑呜咽起来。

我背叛了他,而且如此突然,让他猝不及防。我不懂事,不负责任,不坦然,我自私,高傲,绝情,义无返顾,我只是在离别之即才告诉他这个盘旋在我脑海里太久太久太久终于尘埃落定的决绝的决定。

好久,他终于累了,他说的那些话我却一句都没听进。他瘫坐在床上,无力的样子看不出丝毫的勇力。我不敢碰他,只怕火上浇油。空气在破碎,灯光泛滥,屋子支离破碎,床也快散架了。我不敢轻言妄语,没有理由,没有勇气,没有余地。

他为我付出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6年多的时间他就我一个男朋友,他给我的甚至比他的妻子还要多,却没有想到我会下这样一个决定,而且在他毫不知情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要离开甚至抛弃他,独自去一个遥远的地方过自己的生活。

当晚我就提着行李走了,没给他任何安慰。我也早已料到了他的反应。我却不明白好好的两个人怎么会闹成这样呢?虽然这事是我一手造成的。

黑黑在屋子里汪汪地叫唤,离开的路上,我一直听见也只能听见黑黑的声音。这只备受我折磨却始终没有逃跑始终忠诚的黑黑。

我在火车站呆了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没有走动,累了就倒在凳子上沉沉却怎么也睡不去。早上脸也没洗头也没梳,没走动也没跟任何人说一句话,我不需要这些,我也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只到快剪票的前一阵子我才想起打理一下自己。我揉着惺忪的眼睛,昨晚我不知自己哭了多少次,一点都不象一个男人;头很沉,身子僵硬,脚也麻木了,要起身,却再也动不了,我想逃避,又感到一种巨大的吸引力……

——天华。我的天华。他低着头走过来,提过我手中的行李,却不望我一眼。沉默,还是沉没?

"我找了你一夜……" "走吧。"我这样说着眼泪唰唰地掉。一路上也只不过只言片语。我们谁也没把道歉说出口,谁也没提感情,谁也没提昨晚的事。不知道这是否也是一种默契。

火车开动了,我并没从车窗跳出来,他也没留我,只是说还保持联系。不知这是否也是一种默契……

……阳阳环着我的脖子,他以一双明亮渴望的眼睛在我脸上搜索着什么,一双温热的小手抚摸着我的脸,自天华和他妻子离婚后的两年间,我一直在电话里充当他的父亲,陪他聊天,哄他睡觉,因为华要为了公司整日在外苦奔,够他累的了。这样一个可怜的孩子,母亲走了,父亲也难得见上一面,没日没夜地哭着要爸爸妈妈。

"爸爸在哪?"我搂着阳阳,他的皮肤白白的,一点都不象天华的象刚从煤窟里钻出来似的。

"在这儿。"他的小手滑过着我的鼻子,我吻了他,天华看着我们,微笑。

"妈妈呢?"我本不想问这个问题的,何况是面对一个孩子,我真想掌自己的嘴。

"跟一个打工的汉子结婚了。"天华并没怪我,反而十分平静地说。

"你没有爱她……" "我和她有名无实。"平实不过的声音,似乎带着一种得意的语气,"我跟她坦白了,我同性恋。" "那你父母呢?" "他们有了一个乖孙子,还说什么呢?"他侧过脸朝我笑着说,仿佛如释重负,"等我再多干几年,我们就一起去隐居,游山玩水……"

内心不禁涌起一股热流,这是我们多年前也就是他30岁生日那天我们一起许下的愿望,他还记得,那些浪漫的事情。

但我并没说,回来就是要跟他一起生活,他却已经想好了,他买好了新房子,让我做他的秘书,与他朝夕共处,一起经营公司和我们共同的家。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并没说不爱他,并没说分手,除了3年前骤然离开的那个晚上,之前之后我们一直都相安无事,即使是相互忍耐。3年了。曾经的矜持也早已洒脱,不解也早已化解,痛苦也早已消失无踪。

3年来,彼此忙彼此的,只是他还会经常打电话过来,抱着他的阳阳叫我爸爸!撩拨着我异乡孤独的心几欲使我当着室友的面哭泣。我真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家人了,无数个深夜长话,使我日益发现曾经的朝夕相处是多么地难能可贵。哪怕没有激情,没有热吻,没有大欢喜,也没有无休止的缠绵,也没有……——这些早已不再是阻难,而况些些诱惑我们早就拥有过,已不再是诱惑。

我吻了我的天华。我们拥吻。这个大我10岁象我长辈如我哥哥更是我爱人的男人,他有着一颗一如既往男模」芤巡辉倌昵幔踔烈ソナゼで椤5夥职炎愎涣耍芄恢链艘灿α宋抟藕读恕6裎乙苍缫殉扇耍灿Ω旱F鹱约河τ械男腋R只虺林氐脑鹑危呐掳盐业10年分给他我也在所不辞,只要他还能呆在我身边继续爱我我还能照顾他。——现在我唯一急迫的是,怎样去爱我的他,怎样当好一个孩子的爸爸,怎样善待一只狗,怎样跟他们幸福快乐度过余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湖南同志|武汉同志|江苏同志|上海同志|广东同志|香港同志|广州同志|长沙同志会所.  

GMT+8, 2019-11-17 05:21 , Processed in 0.063003 second(s), 24 queries .

湖南最大最全 长沙同志!

© 2013-2014 长沙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