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长沙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无标题文档
长沙同志 门户 生活 同志生活 查看内容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导航 四川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会所 同志健康会所 广州资讯会所
中国同志导航 浙江同志会所 太原同志会所 贵阳同志会所 厦门同志会所 沈阳同志会所
郑州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湖南同志论坛 昆明同志论坛 武汉同志会所 江苏同志导航
辽宁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香港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会所 广东同志会所

那个夏天的原味记忆

2016-4-22 14:3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00| 评论: 0

摘要: 12岁那年,我的有间歇性精神病的母亲,在父亲解开衣服想要亲近的时候发了病,并失手杀了他,我的整个童年也随着从父亲身体流淌出来的血凝固下去。好心的亲戚把我接到家里,从此,开始寄居在这个巷子深处的屋檐下。青 ...
重庆同志会所

12岁那年,我的有间歇性精神病的母亲,在父亲解开衣服想要亲近的时候发了病,并失手杀了他,我的整个童年也随着从父亲身体流淌出来的血凝固下去。好心的亲戚把我接到家里,从此,开始寄居在这个巷子深处的屋檐下。

青春期的我,继承了母亲脸上所有的优点,白皙的皮肤,黑色的眼睛,温润的唇……在细瘦的身体上现出少年清新的轮廓。但我却不像那群整天无忧无虑的半大小子一样开朗活泼,我始终是孤独沉寂。我不喜欢喧闹,不喜欢外边强烈的太阳光线,只想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穿着棉布白衬衣,赤脚靠在窗台上,自闭地捧一部潮湿氤氲的小说看。

17岁那年的夏天,我发现了对面有个美艳绝伦的身影。那是一个俊美男子,一个有着女人般窈窕身姿的男子,但我还是觉得他美丽极至。他穿一身黑,黑色的喇叭状蕾丝袖口的紧身上衣,长长的黑色宽腿裤子,黑色舞鞋。那时候,他正在对面楼上的房间里,背对着我,脚尖立起,双手柔软交叉在手顶,头扭向一边,凝神专注,摆着一个准备的舞蹈姿态。我被他深深的吸引了,赶忙拉上了窗帘,躲在后边,睁大了眼睛看着他。我真怕,怕他转过头来的时候会发现对面有一个懵懂的男孩在吃吃地偷窥。

大概是音乐响起来了,他忽地打开交叉着的手臂,平放在肩膀两侧,手指微微翘起两朵兰花,身体缓慢扭动,一只腿坐半蹲状,另一只脚在地板上来回划着。大概,音乐慢慢快了起来,他的动作也又慢而快,他极其投入的完成每一个在我看来不可思议的舞蹈动作。他的体态怎么可以那么完美,完美的像个女人。他的身体的摆动,臀部的一提一收,手臂的柔软程度,都无可厚非的是个天才的舞者。

时而,他的两只手会打开状,紧贴着自己的臀部,缓慢的来回扭动着,那动作,妩媚性感,非常撩人。我迷恋上了对面那个黑色背影的绝美舞者,迷恋上了他那让人无法言表的让人几乎窒息的肢体语言。

###NextPage###

晚上,我开始做梦,青春期的躁动与舞者的背影相互缠绕在我潮湿的春梦里,我感到自己的身体也渐渐软滑起来,被一朵云彩托着,全身绵软而轻飘。

黑暗中,我试探性地伸展着自己的双臂,手指也微微翘起一朵兰花,我努力回忆着他的样子,像他那样,摇摆着臀,扭动着腰肢,双手紧贴身体,自下而上。我摸到了自己的平坦的腹部,还有刚刚开始发育的胸,摸到了自己的锁骨,脖子,细细的脖子,当我的双手托起我瘦削的脸旁时,我像托起了自己孤单的灵魂般。

外边下着很冷的雨,我躲在房间里轻轻掀开窗帘一角,把头伸在蒙着模糊水汽的玻璃上,痴迷地看着对面的房子,希望那个舞者的背影出现。我终于看到了他,依然是黑色的喇叭口紧身上衣,黑色的宽大的裤子,他的旁边却多了一人。隔着模糊的水汽,那应该是个男人,一个长头发,身体有些臃肿的老男人。他拉着他跳起舞来,他一抬手,一转身,即使不是舞蹈的姿态,一个简单的动作,被他做出来也是那么灵动美妙。反而是那个男人,臃肿的老男人,动作迟缓木讷,一点也合不上节拍。雨似乎越下越大了,我在模糊的视线里看着对面的两个男人,在地板上挪动着脚步,直至他的黑色衣服褪去,露出暗黄色的皮肤,他朝他的身体压了下去,一只手慢慢解开了他的宽大的黑色的裤子,瘦削的腿呈现出若隐若线的曲线,最后,他们完全卷在一起,像一只球,在地板上滚来滚去。雨越下越大了,最后,我的泪水和窗外的雨水完全模糊在一起了,我什么也看不见。

我的身体里蛰伏着一种躁动。我萌发出一个大胆的念头,要去找他。

我低着头,手指不停扯着衣角,出现在对面的房间,吞吞吐吐地说,我喜欢跳舞,想和你学习舞蹈。在我的苦苦哀求下,他终于答应我的请求。

###NextPage###

每个礼拜,都有三天时间他教我跳舞。我们从最基本的动作起,压腿,弯腰,拔筋,每一个动作他都耐心指导。我的悟性很好,很快就掌握了最基本的东西。慢慢,他开始教我一些舞蹈分动作。当你做好预备姿势开始起舞的时候,就必须全身心投入,舞蹈也是有灵魂的,只有当你融入自己的情绪,才能把舞蹈的内涵呈现出来,这是一个优秀舞者必须具备的。我把他的话,牢牢记在心上。

时常,他的手摸着我的身体,说,你不该这么干瘪的,应该健壮一些,舞者应该爱惜自己的身体。从那后,我开始发了疯的吃饭,大口大口咀嚼着往常那些看都不愿意看一眼的肥肉,一碗接一碗地喝着排骨汤,每天做大量的健身运动,感受着身体充血的饱满。亲戚对我这样过于突兀的变化,显然是忧虑的。我只盼望,自己的身体能很快成熟起来。

那是个没有预约的日子,盛夏里的莫名躁动让我不安。拉开窗帘,对面窗帘是紧紧关闭合的,我真想过去,哪怕和他说一句话也好。我做了一个很傻的举动,洗净了身子,穿上我最喜爱的白色底裤,带上红着脸从情趣商店买来的润滑液,我想,我想,他会接纳我的。

我敲开了他的房门。

开门的是个老男人。他穿着很考究,可惜这样好的面料下却是老态钟龙的身体。他斜着眼睛打量着我,显然他对我的青春含有嫉妒的成分,却显得那么不屑一顾。他的声音暗哑而又晦涩,你找谁?他开口问。我认得这个老男人,曾经从这个房间里出来,我一直尾随着他上了那辆黑色车子的男人。我说,你是谁?

我是谁?哈哈。老男人笑了,脖子往后一仰,露出几圈颈纹。出来,快出来,有个小男孩找你来了。他朝里间卧室喊着。

半晌,他走了出来,半裸着身子。脖子,肩膀,胸膛上满是被咬伤的唇印。老男人浪声浪笑着进了里间,我仰着头看着他,一言不语,想听他如何来应对我。他却只是伸出手捏了捏我的小鼻子,他似乎是想在我额头亲吻一下的,却被我一把推开。他又足足看了我三分钟,然后淡淡地说,你回去吧,明天再来找我,以后不要在没有规定的时间内来这里。

砰的一声,门紧紧关住了。我站在门外,鼻尖贴着冰凉的门板,整个人空荡了起来。

那晚,我撕碎了自己所有的衣服,在房间里狂吼起来,发了疯砸掉房间里所有东西,两条胳膊和手上,满是深一道浅一道划破的痕迹。亲戚和他老婆吓坏了,他们合力把我抱开,按倒在床上,甚至,拿绳子从背后反捆住了我的手。

半夜,一切全都平静下来。我被捆着,蜷缩在墙角,我的眼睛里没有眼泪,只有绝望。

###NextPage###

我怀里装着一些零散的钞票,胳膊下夹一个塞满衣物的包,从亲戚家偷跑出来,准备往汽车客运站走,我要去找我的母亲。

在经过对面那座青砖小楼的时候,我仰头看见那扇半开的窗户,突的就心生起一个念头。以往的这个时候,本该是我的舞蹈课时间。

我缓步走上楼梯。门是开着的,他穿着黑色舞服,光脚坐在地板上抽烟。见我来了,他起身,准备去换上舞鞋。我说,不用了,我是来和你道别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刚说出道别这两个字时,声音就哽咽起来。你还会回来上我的舞蹈课吗?他问道。不会了,永远不会了,哥哥!说着,我扑进他的怀里,一边失声痛哭起来,双手一边在他的背部摸索着。

显然,他是感觉到了我的,他抱起了我,如捧一只带泪的蝴蝶,把我抱进里间。我仰面躺在床上,任凭他附了过来,舌头一点一点舔干我的眼泪。他缓缓揭开我的扣子,细长的手指摩挲着我的背部,两只手又游离到我的腰部,将我的双手举了起来,他身体里荷尔蒙的味道冲进空气中,在我的颈部擦出微热的火花。我紧紧闭上眼睛,享受着这汹涌的热潮冲击身体的感觉。这,不一直是我所向往的吗?

他的手指和舌头带领着我身体每个部分去体验前所未有的愉悦,一阵一阵的热潮,涌向我身体的某一个部位涌去。我有些紧张,有些无所适从,但我是相信他的,我跟着他手指熟稔有力的爱抚,跟着他舌尖无可言表的兴奋快感,被不断抛起来,又被扔进几万米深的海底,半生半死。这其间,我撕心裂肺叫喊过,我抱紧了他抽搐过,疼痛过后,当他在我身体着陆,我深深嘘了一口气,幸福地睡了过去。

一切如梦幻般恍惚,我在刺目的阳光中我醒了过来。

穿好衣服,我心满意足地看着这房子的每一件物品,恨不得把这里的空气也统统带走。我寻他,与他道别,却久不见踪影。从里间到外间,从外间到里间,没有他,门还是反锁着的,显然,他没有出去。

不祥的预感越发清晰,我深吸一口气推开了洗手间的门。他蜷缩在马桶边,混身打着哆嗦,似乎很冷很冷,我惊讶地看着他,天啊,你怎么了?他却并无回答我,只是一个劲儿打着哆嗦,而且越来越厉害,我过去抱紧了他,却被一把推开。他抓起洗漱台上一把梳子,使劲往胳膊上划,来回拉锯般,我看见有红色的印子顺着细密整齐的梳齿显了出来,有些地方,甚至开始流血。他抓狂了般,来回拉扯着。

###NextPage###

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啊?我发了疯地摇着他。电话,电话。他一边继续折磨着自己,一边望着我苦苦哀求着。

我出去找到了他的手机,打开了电话薄,一个一个往下按着名字,给他看。终于,我找到了,焦哥,按到那个名字的时候,他拼命朝我点头。我按了发送键,嘀……嘀……,我不知道这个焦哥是什么人,但我知道他肯定是可以救他的人。还不等对方“喂”完,我朝那边喊着:他不行了,他不行了,你快来救救他吧。

15分钟后,焦哥出现。这个焦哥,正是我从曾透过布满水汽的玻璃看见的,曾带着不屑目光看着我,曾开着黑色车子的老男人。他并不理睬我,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一小包白色粉末,给他。他像抓到了救命稻草般,扯开了袋子,极其熟练地把那白色粉末倒在洗漱台上,伸长了鼻子,狠狠吸着……我看着他,如同置身一座巨大阴冷的石窟,连刚从眼眶里出来的泪水都是凉凉的。

我没有想到,没有想到真相居然是这样的,残不忍睹。我无法相信,那个最早以舞者的姿态魅惑了我身体渴望的男人,居然是个靠吸食毒品维持生命的人。

我的世界,就这么一下子空了下去。这场潮湿的春梦以我惊醒后的错愕而终止,我只有将其中的百般滋味深藏于心。

我放弃了单身寻找母亲的念头,把自己关在房门里,站在窗前,呆呆看着对面的窗户。一切,那么滑稽可笑,为什么,为什么在我的少男的第一夜后让我目睹了这样的事实?

对面的他,似乎是被那个老男人带走了,没有告别。当我再在某个时候来到他的房门前,只有一把冰凉的大铁锁了。

最终,亲戚还是把我送回到了母亲身边,在那幢四周开满了金黄色油菜花的小木屋里,母亲颤抖的双臂接纳了我残缺许久的心灵。

若干年后,那条小巷被城建部门拆掉了,建成了商品住宅楼。我和母亲也搬了进去。偶尔,还能从附近的老街坊们口里听到一个故事:曾经,在这条巷子里,住着一个很有天赋的跳舞的年轻男人,但他被一个有钱的老男人和白粉控制了,后来……后来就是我离开以后的故事了,在我的记忆里,没有与他有关的后来。

但是,他们怎么会想到,那个男人的故事也曾经氤氲地潜入了我年轻蓬勃的身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湖南同志|武汉同志|江苏同志|上海同志|广东同志|香港同志|广州同志|长沙同志会所.  

GMT+8, 2019-11-17 05:44 , Processed in 0.090005 second(s), 24 queries .

湖南最大最全 长沙同志!

© 2013-2014 长沙同志.

返回顶部